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神的淫辱轮回】(01)【作者:七彩极光】
【女神的淫辱轮回】(01)【作者:七彩极光】
字数:164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神的淫辱轮回01

  诸天神宫。

  这里位于无数大千世界之外,并且有着通向所有世界的通道,这里管理着所有大大千世界。

  诸天神宫之上有三个神座,神座上有三位女神,是无数大千世界的最终管理者。

  她们分别是太初天帝镜舞月、起源女神法提娜、永恒思考者梅安。

  她们分别管理着修真世界,魔法世界和科技世界。

  这一天,诸天神宫中突然发出巨大的报警声。

  一名少女飞快地向着神座跑去,她是三位女神的部下之一负责监视着各个世界的动静。

  「报告女神大人,x101号世界发现域外天魔入侵迹象。」

  少女飞奔到神座前半跪下急忙说道。

  域外天魔是不停入侵各个世界的邪恶生物,拥有诡异的力量,除了三位女神,其他人完全对付不了。

  而女神们负责管理无数世界的同时,也负责阻止域外天魔的入侵。

  三个神座上被光幕遮住,少女也看不到女神的样子。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一个声音传来让少女下去了。

  接下来那个声音又说:「这次我去吧,这些东西实在是太过烦人,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不是不会害怕的。」

  说完,一个神座上的光幕消失,露出了空缺的神座,其中一名女神离开了,前往消灭域外天魔的征程,可是接下来等着她的却是域外天魔的陷阱。

  X101号世界。

  这是个魔法世界,力量程度不高,因为力量程度太低的原因,就连女神到这里力量都被压制了一部分。

  火山帝国。

  作为这个世界星之大陆上的最强帝国,开始了对四周国家的侵略。

  这一天,火山帝国的军队正在前进。

  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歌声,从遥远天边传来,却让所有人清晰可见。

  只见烈日炎炎的天空中多了一叶小舟漂浮在天空上,吹起的微风就像是海水一样带着小舟飘荡。

  舟,是无底舟,无底舟上站着一名女子,女子青丝如瀑,随风飞扬,白衣赛雪,衣袂飘飘。

  女子乘着无底舟缓缓下降,再近些众人看到这女子眸若寒星,眉若柳叶,冰肌玉骨,那雪白的皮肤比白衣更白,比天上的白云也更白。女子面色冰冷,如天山雪莲,让人生出一种只可远观不敢接近之感。

  女子极美,美的让人窒息,完全没有一丝缺憾。

  如果天上有仙子,那么一定是像这个女子这样。

  这个女子就是三女神之一的太初天帝镜舞月。

  镜舞月,手握宝剑,这剑名曰浩瀚,剑身如浩瀚星空。

  镜舞月击剑而歌,歌声婉转绕梁让人回味无比。

  歌曰:有人天上来,歌成碧落赋。

  朝起煮白石,空山放青鹿。

  倦看镜花开,闲捉水月舞。

  我欲乘风随,难觅云梯处。

  翩翩少年郎,漫漫知北路。

  有缘桥下客,无底舟上渡。

  人事几度欢,黄梁一晌苦。

  何求长生盘,滴得仙人露?

  随着镜舞月的歌声,小舟缓缓降落拦在火山帝国的军队前。

  镜舞月的小舟落地后,对着火山帝国军队领头的将军冷冷说:「我是太初天帝,现在我命令你们,这个世界所有军事行动都要停止。」

  语气冰冷,态度不容置疑,所有世界都要听从三女神的命令。

  「你就是女神之一的太初天帝么?」将军从马上下地问。

  「是的。」镜舞月稳稳站在小舟上,亭亭玉立。

  就在这时,突然那个将军喉咙里发出一阵怪声,脸部极度扭曲起来,眼球以常人做不到的方式乱转,呜呜啦啦地说着:「终于等到你了。」

  镜舞月看着这一幕,脸色一变,猛然道:「你们不是人类!」

  说话间,这个将军体内数条昆虫一样的节肢伸出,背后张开一张怪异的半圆翅膀,脸部变得像是一块揉烂的破布。

  镜舞月面色严肃操控着小舟飞速上升,她看到那十万军队都变成了怪物样子。
  这些东西是域外天魔的一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域外天魔已经把这只军队吞噬了,并且变成了他们的外表,这种域外天魔的变形术竟然连她都没看出来。
  无数域外天魔开始像蝗虫一样飞上天,扑向镜舞月。

  镜舞月看着这些域外天魔,怒哼一声:「找死!」

  一剑挥出,白色的剑气飞速撕裂空气,最前方的域外天魔已经被绞成了碎片,很快后方的域外天魔像是虫群一样地涌了上来。

  镜舞月手中长剑飞速挥舞,剑影层层叠叠就像是一朵层层盛开的莲花,域外天魔纷纷被教程碎片,根本无法靠近镜舞月三十米以内。

  从早上一直杀到了晚上,镜舞月才终于停下手中的剑,那些域外天魔都被切成无数指甲盖大小的碎片。

  有点气喘吁吁地降下小舟停在地上,镜舞月看着地上这些尸体碎片,感觉一阵乏力,这个世界能带的能量不多,今天消灭这些域外天魔也是消耗很大体力。
  镜舞月收起剑,在小舟上盘腿坐下,想要打坐恢复一下体力。

  突然,地上碎片开始颤抖起来,飞快飘起融合成一道道锁链。

  镜舞月同时睁开眼,心道不好,大意了。

  这些地上的碎片不是十万个域外天魔而是一个会分身的域外天魔,这个域外天魔没有因为分身被消灭而死去。

  可是镜舞月想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晚了,域外天魔变出的锁链飞速缠住了镜舞月。

  很快,镜舞月手脚被绑住吊在了半空。

  接着地上冒出一只手,抓着锁链的头,再接着一个像是黑色果冻一般的人形怪物从地面出现。

  「这就是太初天帝镜舞月么?」怪物露出一张奇怪的脸,瞪着圆圆的眼睛,嘿嘿地笑起来,笑声非常得意。

  域外天魔一族入侵无数世界,一直在被三女神打压,最严重的时候几乎接近灭族,所以现在这个域外天魔抓住了镜舞月异常兴奋起来。

  接着域外天魔看着镜舞月,露出一种带着淫欲的狞笑,看着镜舞月柔顺的身材说:「三位女神不但实力强大,而且美貌绝世,看来果然是这样。」

  镜舞月双手被域外天魔变出的铁链锁住,双臂向上被吊在半空,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妙目怒视,语气冰冷的说:「你们只是偷袭而已,有种放开我再来。」
  「嘿嘿,我好不容易抓住了镜舞月怎么可能会再放开呢?」域外天魔大笑着,伸出手揽住了镜舞月的纤腰。

  镜舞月的身材非常修长,在雪白的衣服下娇躯玲珑妙曼,特别是一条玉腿非常长,比例极美。

  「你们这些邪魔,放开我。」被域外天魔污秽的大手摸上冰清玉洁的纤腰,这里还从来没有被人碰触过,所以镜舞月奋力地挣扎起来,可是现在她的手脚都被铁链锁住完全挣扎不开。

  域外天魔看着镜舞月奋力挣扎,而又挣扎不开的样子,心中感到一种极大的自豪感,抓住三女神之一的镜舞月,这还是其他域外天魔从未成功过的事情。
  现在这个域外天魔想要镜舞月堕落,只要镜舞月堕落了,无数世界将会遭到巨大的打击,甚至剩下的两个女神也好对付多了。

  于是,域外天魔把镜舞月的身体揽到怀里,肮脏黑臭的身体贴着镜舞月比雪还要白的娇躯,一张怪脸蹭到镜舞月娇嫩的脸上,充满淫欲地大笑着说:「我马上要成为你的第一个男人了,记住我的名字叫格克斯」

  「你休想!」镜舞月咬着牙,态度顽强,她是绝对不会屈从这些域外天魔的。
  镜舞月张嘴念起口诀,这是她的绝招御剑诀。

  可是当她刚开始念口诀,域外天魔格克斯的双臂用力地对着镜舞月纤腰用力一抱,镜舞月的腰部向后弯曲被格克斯用力地抱在了怀里。

  他们的身体隔着布料紧紧地贴在一起,镜舞月也因为这突然的一抱,啊的一声惊叫口诀断掉。

  接着一阵恶臭冲面而来,这股恶臭味道巨大,就连是作为太初天帝的镜舞月都忍不住呕吐起来,不过镜舞月不需要吃饭,所以不会呕吐出什么东西。

  「先来个作为前奏的接吻吧。」格克斯的大嘴向镜舞月雪白的俏脸伸来。
  镜舞月厌恶至极,但是现在身体不能移动,只能怒喝一声:「滚开!」
  同时镜舞月的脸用力地往旁边转,想要摆脱这个天魔的亲吻。

  格克斯的抱着镜舞月的身体,让她不能逃跑,镜舞月就是再转头也没有多少可以躲闪的空间。

  恶臭的嘴唇不断亲吻在雪白的脸上,并且追逐着镜舞月樱红色的香唇,很快镜舞月躲无可躲,被这张恶臭的大嘴亲上了自己的嘴唇。

  这是镜舞月的初吻,现在竟然被一个污秽的天魔夺去。

  但是镜舞月还做着抵抗,紧紧咬着牙关,阻止格克斯舌头的入侵,格克斯的舌头只能在镜舞月红润的嘴唇上和银白的牙齿上细细舔着。

  被抓住的镜舞月身体的沦陷只是早晚的事情,格克斯并不着急,一只手顺着镜舞月轻柔的腰肢向下滑去,摸到了镜舞月结实而又充满弹性的翘臀上。

  敏感的地方被污秽的邪魔摸到,镜舞月又是一阵恶心,可是不敢张嘴,因为现在这个邪魔的大嘴正在细细品尝着自己的嘴唇,等待着随时向更内部入侵。
  格洛克的大手顺着镜舞月雪白柔顺的腰部向下,很快在镜舞月的屁股上抓捏起来。仙子的翘臀在邪魔的肮脏的手中不断被抓出一道道痕迹,一种极度屈辱的感觉在镜舞月心中升起,让她发誓一定要把这个邪魔碎尸万段。

  可是现在全毫无办法摆脱他的羞辱。

  格洛克好好把玩了一会镜舞月充满弹性的翘臀之后,用力狠狠一抓,镜舞月本能地啊了一声,嘴巴张开。

  而充满着恶臭的触手从格洛克的嘴里伸出一下子就闯进了仙子充满甘甜津液的口腔,镜舞月一怒,想用牙齿咬断这根触手,可是这个触手却异常坚韧像橡胶一样下陷下去又不会断裂。

  这让镜舞月对于伸进自己口中的触手完全不能阻止了,触手伸进自己嘴里分泌出恶臭的液体,像一只大舌头一样卷住了仙子小巧细嫩的小舌头然后不断吸吮玩弄。恶臭的液体充斥在自己口中不断被强迫地灌下这种液体,为了逃避这条触手,镜舞月拼命地摇着脑袋,可是邪魔的大嘴一张紧紧跟着自己,堵着自己的嘴唇强行侵占了并且给自己灌下恶臭液体。

  现在镜舞月把身体完全向后弓了起来,头颅高高扬起,身体向后倾斜成一个弧度,雪白如玉的身体有着难以想象的柔韧性,可是现在身体被铁锁牢牢绑住却是怎么都逃不出邪魔的手掌,这个样子反而像是在和这个格洛克跳着有一支舞蹈一般后仰,身体继续被邪魔贴着。

  镜舞月的身材并不算矮,苗条纤细,而域外天魔格洛克的身体现在明显变得比镜舞月高的多,强壮的多,浑身散发着邪恶的雄性的味道和一种恶臭味。此刻镜舞月雪白如玉,冰清玉洁的身体被这个域外天魔抱着显得有些柔弱娇小。
  接着,格洛克的肩膀是再次伸出两只手,现在是四只手,他是可以变形和分身的域外天魔。

  多出来的两条手臂再镜舞月软软的身体上开始抚摸起来,邪魔的手每摸到一个地方,都让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触过的镜舞月感到一阵颤抖。

  很快,手臂顺着领口伸进镜舞月的衣服内,抓住了镜舞月胸前两团娇软的隆起,镜舞月感觉到敏感地方被入侵,美目圆瞪,感觉不敢相信自己一直以来圣洁无比的身体竟然会被邪魔入侵,在羞耻,恶心和愤怒的交加下,镜舞月再次奋力地扭动身子,可是还是无法挣脱束缚。

  镜舞月的胸部并不大,或者说还有点平,只有微微轻缓的隆起,现在被格洛克的两只手完全包住揉捏着,手感非常完美,软绵绵的又富有弹性,镜舞月的整个身体都开始变得柔弱无骨起来,至于镜舞月无畏的反抗,反而让格洛克有了一种自豪的成就感。

  格洛克感觉到镜舞月的胸部包裹其他地方身体凉凉的,有种冰山雪莲一般清凉的感觉,隔着衣服就能感觉到镜舞月胸部柔软有有点像水一样清凉的感觉。
  镜舞月的衣服外侧是一身雪白的白色衣服,类似道袍或者裙子,里边是一身变色小衣和一个肚兜,镜舞月身上的衣服也同样光滑柔软。

  格洛克不停抚摸着镜舞月的胸部,大手隔着衣服在镜舞月胸前一步一步摸索,很快找到了两可红豆一般的凸起,那是镜舞月乳头。

  格洛克用手指开始拨弄起两个乳头,这里是比胸部更加敏感的地方,这里受到入侵,马上又让镜舞月的身体一震。

  这时候,格洛克才终于松开一直亲吻着镜舞月的大嘴,看着她表情邪恶地说:「哈哈,这就是女神么?这就是镜舞月么?胸部真小呢,要不要我帮你增大一点。」
  「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镜舞月现在已是满腔怒火,从未有过的愤怒。
  格洛克大笑起来:「现在的你想靠什么将我碎尸万段呢,你已经被我抓住了,怪怪成为我的玩物吧。」

  「你们这些邪魔休想!」

  镜舞月的眼神如犀利长剑直刺格洛克,可是眼神是没有伤害的,现在格洛克还是牢牢掌控着镜舞月的身体。

  格洛克看着镜舞月极度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地身体,伸出触手一样的舌头在她比雪还要白的脸蛋上舔了一头,大笑道:「真香。」

  接着格洛克抱着镜舞月的手松开了一点,两只伸进镜舞月衣襟内的手抓住两侧衣襟一扯,刺啦一声,雪白的外衣被撕开一道,然后这两只手马上扯断镜舞月的腰带,外衣像是白色蝴蝶一样被扔了出去。

  外衣被脱掉之后,镜舞月两条修长的玉腿裸露出来,小衣下摆直到刚刚抱住臀部,整整一条玉腿完全暴露在格洛克面前。

  在挣扎中镜舞月感到身上一凉,发现自己的外衣竟然被这个邪魔脱下了,千万年来她斩杀域外天魔无数,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挫折,现在竟然因为一时大意被这个以前一击就能斩杀的邪魔羞辱着,心脏愤怒至极,奋起全身力气抬腿狠狠地用撞在格洛克身上。

  因为镜舞月现在力量因为这个是世界而有所下降,而格洛克的身体异常坚韧。镜舞月现在的全力一击也只是撞的格洛克身体晃了晃而已。

  格洛克放生大笑起来,笑声带着得胜的宣言和征服的号角,现在这个强大无比的太初天帝这是在做唯一能做的反抗而已,这是一些无用的挣扎而已,无谓的反抗已经间接说明了现在镜舞月的虚弱。

  「这不是掌控大千世界,能够只手破碎星辰的太初天帝么,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一脚可真柔和,是在想让我更加狠狠地干你么?」格洛克大胆地羞辱着镜舞月,他只是一个并不算强的域外天魔,以前跟这个太初天帝根本不能比,现在却在她身上肆意的玩弄着,而镜舞月能所的只能是无用的反抗。

  镜舞月听到这句话既是气愤又有些懊悔自己实在是一不小心被这个肮脏的邪魔骗过了,如果自己在小心一点的话,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说着格洛克露出了猥琐而又邪恶的笑容看着镜舞月的娇靥,一只手抱着镜舞月的腰肢,另一只手顺着镜舞月的身体再次摸上了她的翘臀,接着往下开始抚摸着镜舞月雪白修长又柔滑的大腿。

  镜舞月是太初天帝,同时也是先天仙人,在天地形成之初刚出现就已经是仙人级别了,再加上她同样经过刻苦的修行,整个大腿饱满圆润,充满弹性,手感又凉又滑如同一块冰玉。

  格洛克抚摸着镜舞月裸露的光滑大腿,感觉到其中充满了巨大的力量感,这股力量散发出一丝就让他感到恐惧,可是现在这些力量都被束缚住了,在他面前臣服任由他肆意地玩弄。

  「太初天帝大人,女神大人,你怎么不反抗了呢,刚才不是还在反抗么。」玩弄着太初天帝的肉体让格洛克充满了成就感,继续着对镜舞月的语言羞辱。
  镜舞月紧紧咬着牙,感觉自己牙齿在咯吱咯吱地响着,如果自己脱困,一定要将这个域外天魔灰飞烟灭!

  现在镜舞月知道再反抗也逃脱不了绑着自己的锁链,只能退而求其次,紧紧夹住自己的双腿防止这个邪魔再继续向自己入侵,双腿之间夹的紧密至极,不留一丝缝隙。

  格洛克的大手和镜舞月想的一样,很快就开始了对她大腿内侧的入侵,肮脏的大手摸到了大腿间紧紧夹起来的缝隙,却怎么也插不进去。

  自己的进攻被阻止,格洛克邪恶的脸再次贴到镜舞月的面前,面色狰狞地说:「看来太初天帝还真不配合呢,看来要让你这么美丽的身体感受一下我的厉害才行。我要让你变成只知道肉棒的女奴,成为生育新的天魔的苗床。」

  镜舞月强忍住恶心的味道和羞怒,继续冷着脸用冰冷的语气道:「你这邪魔,别做梦了。」

  「是么?那就让我来看看号称绝对冰清玉洁的女神太初天帝能撑到什么时候吧。」

  随着格洛克的声音,格洛克的身体中滚下两团肉块,很快这两团肉块变成和格洛克一样的域外天魔。

  镜舞月再次被面前这个肮脏的邪魔强吻,这次镜舞月没能躲开很快便被占领了樱唇。吐出的声音如同仙乐,号令诸天万界的小嘴现在成为了邪魔的玩物。
  接着感觉到胸前两只手狠狠一抓,本能地张嘴想要叫,很快镜舞月自己的香吻从里到外都被占领和侵犯了。

  一阵滚烫的恶臭液体从邪魔的嘴里吐出强行灌到镜舞月肚子里,镜舞月只能屈辱地被迫全部咽了下去。

  很快镜舞月感觉全身发烫起来,对在自己身上到处征服掠夺着的大手感觉更加清晰了,仿佛这时候邪魔的手每一点移动都让她感到无比清晰。

  「你给我灌下了什么!」等格洛克松开镜舞月的嘴之后,镜舞月发觉到身体的变化问道。

  「哈哈哈哈,我给你喝的可是能让你感到异常快乐和敏感的春药。」这个邪魔狂笑了起来。

  「就凭一点春药,根本别想让我……」镜舞月大叫的时候,小衣也被撕开从身上扯了下来,接着邪魔的手伸到自己身后灵活地解开最后一层肚兜的带子,最后肚兜从飞离了出去,现在这个绝美仙子的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镜舞月的身体白的如同一块完美的白玉,没有一点瑕疵,浑然天成,洁白又柔和,让人爱不释手。头上漆黑如墨的青丝柔顺的垂下直到臀部,雪白的玉颈如一只天鹅一般高高扬起,胸前隆起的半圆呈一个完美的弧度,两朵粉红花芯点缀在上边,腰部柔软不无比,修长的双腿纤细修长。让人几乎想要爱不释手地抚摸。
  可是现在这个完美的身体在被一个肮脏的邪魔玩弄着,凌辱着,身体的主人根本无法反抗,黑色的大手在她身上仔细地搜索抚摸着。

  格洛克的两只手捏住镜舞月胸前的两朵花芯,极度敏感的部位遭到直接袭击,再加上因为春药带来的更加敏感的刺激,让镜舞月几乎叫了起来,最终她还是强行忍住了。

  这时,镜舞月突然感到两双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裸往两边扯,是刚才这个邪魔分出的两个分身紧紧抓住了自己的脚裸,这两个分身的力量非常巨大。

  镜舞月用尽力气强行支持着,让这两个分身根本拉不开自己的双腿,身体因为太过用力而颤抖起来。

  「现在怎么开始颤抖起来了,害怕了么?」知道镜舞月最后的防线也即将沦陷的格洛克地笑了起来。

  然后格洛克伸出嘴吻在了镜舞月雪白的玉颈上,面对这样的入侵,镜舞月只能无力地承受着。

  格洛克把自己的脸埋在镜舞月的颈窝里享受着纤细的玉颈和仙子发间的香味,过了一会开始侵犯着仙子的香肩和胸前。

  面对这种侵犯镜舞月毫无意义的扭动着身子,做着无用的反抗,无比屈辱却无可奈何只能转过头去不去看。

  很快享受完了圆润的香肩和光滑的胸口的格洛克张开大嘴含住了仙子隆起的乳鸽,镜舞月的胸部不大形状却很完美,饱满,充满弹性。

  格洛克张开嘴将仙子的整个酥乳含在了嘴里,另一只手抓住另一边的高耸揉捏着,舌头顺着软绵的乳肉滑动碰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这是仙子娇嫩的花芯,接着带着恶臭粘液的舌头在仙子的乳头上拨弄着,似乎是想让这个香喷喷的美味身体染上他身上一样的堕落和恶臭。

  这个已经玩弄过无数少女的邪魔,现在在仙子身上展现着自己玩弄女人的技艺,好像宣告着不管是普通少女还是冰清玉洁的天帝女神都要在自己的手法下臣服。

  本来身体就在春药的作用下变得更加敏感的镜舞月,这次是除了桃源之外的最敏感的地方被邪恶地占有着,玩弄着,很快传来的阵阵奇异感觉和屈辱感让她开始喘起气来。

  格洛克的手有很多只,其中有一只在仙子平坦光滑的肚子上抚摸着,在镜舞月娇嫩软绵的小腹上抓了一把后,开始玩弄着这个仙子的肚挤眼。

  镜舞月靠着意志抵御着身体上被四处入侵带来的感觉,体力和精力被飞速地消耗着,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

  「啊!」

  随着一声惊叫,镜舞月紧夹的双腿被两个分身打开了,两只健壮的手臂抱着她的双腿让她再也合不上了。接下来最后的防御即将失去。

  两个分身开始伸出舌头在仙子白玉无暇的大腿上细细地舔着,并且渐渐向上开始入侵她的大腿内侧。

  「放开我!」镜舞月现在的喊声没有了刚才那样无比愤怒,而是带着一种极度的屈辱和绝望。

  私密的大腿内侧被一条肮脏的舌头仔细的舔弄着,带着一阵阵酥麻的感觉。
  很快一个分身站起来,抱住仙子的俏脸再次堵住了仙子的嘴,这一次仙子再也无力防御嘴唇了,被如触手一般的舌头很快撬开,然后仙子的小舌头被轻易占领。

  随着一阵带起阵阵酥麻和电流一样感觉的手顺着自己的大腿内侧碰触到了仙子的内裤,隔着薄薄的布料在仙子最娇嫩最私密的地方抚摸着。

  被碰触到绝对不能碰触的地方,镜舞月全身一颤,痉挛般地做着最后的挣扎。
  随着感觉到一块柔软的布料顺着自己大腿滑下,镜舞月知道自己最怕的噩梦马上就要来了。

  粉雕玉琢一般的桃源展现在一个邪魔分身眼前,两片小小的唇瓣粉嫩可爱,周围没有一丝毛发,阴唇微微张开可以看到里边粉色的肉。

  直到现在仙子的桃源还是很干燥的,完美没有流出爱液,在春药和侵犯下镜舞月还是压制住了自己身体的欲望。

  一根手指在细缝上摩挲着,阵阵酥麻的快感传来,让镜舞月感觉身体越来越软,一种极度的屈辱和无力感堵在胸口让她几乎哭出来。

  这样,镜舞月的腿更加合不住了。

  下体,胸部和嘴唇同时受到入侵,让这个仙子的密道也开始有点湿润了,虽然现在还不行,不过格洛克决定要让这个被称为太初天帝镜舞月的女神尝尝自己的厉害,完全占领她的身体,让她在自己的肉棒下屈服。

  接下来两个分身松开了入侵镜舞月的手,抓住她脚裸的手还没有松开,嘴唇和胸部也被放开了。

  镜舞月感觉到入侵自己的邪魔退去了,有点茫然地看着这个面前这个邪魔,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她知道更大的危机就要来了。

  格洛克松开了一点镜舞月的腰部,让两人中间有一点点空隙,空隙中露出了一根又黑又粗的大肉棒。

  格洛克炫耀一般地晃着肉棒笑道:「怎么样,仙子满足么?」

  「不要!」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镜舞月有点惊慌失措。拼命挣扎着想要再次合拢自己的腿。

  在无用的挣扎中,镜舞月感觉到自己的腿被分开盘在了邪魔的身上,下体最敏感的桃源处被一个比手指更粗更硬的东西顶住,这个东西的感觉让身体的酥麻感更加强烈,也更令她产生一种本能的恐惧,就好像面对一个绝对不可能战胜的法宝一样。

  一双手托住了镜舞月的翘腿,镜舞月马上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恐惧和不安叫到:「不要,不要啊!」

  「现在才叫不要太晚了,仙子好好看看自己是怎么失去第一次的吧。」
  邪魔发出得胜的笑声,用力挺腰,粗大的怪兽冲进了仙子从来无人进入过的最娇柔的山洞之中,很快一点嫣红顺着两人交合的地方缓缓流下,肉棒已经刺穿了仙子的处女膜将她的身体完全占有。

  「啊!」

  镜舞月发出一声痛苦又销魂的娇喘,感觉到下体一阵疼痛,一个粗大的硬物强行塞满填充着自己的身体。

  在痛苦和屈辱的交织下,镜舞月这个无敌的太初天帝也流出了柔弱无助的眼泪。

  「仙子注意了,我要开始了。」

  格洛克说着用力挺腰,开始了用肉棒对仙子的身体进行撞击和抽插。

  「啊!」

  又是一声呻吟,镜舞月的密道中还是不太湿润,而格洛克的肉棒又特别巨大,撑的镜舞月疼痛无比。

  接着格洛克开始了一下比一下更狠地撞击,双手紧紧抱着镜舞月剥光的白羊一般的身子,两人肉贴肉摩擦着,有种无比美妙的快感和征服感。

  镜舞月被下体抽插着的肉棒的折磨下,眼泪越流越多,刚开始镜舞月还想压抑住自己的呻吟,可是随着激烈的抽插,镜舞月再也凝聚不起一点力气来抗拒来自肉棒的本能的命令,一声接着一声呻吟娇喘起来。

  镜舞月被肉棒肆意侵犯着,口中的呻吟一声比一声高亢,脸上满是痛苦和恐惧,再也不顾得面前邪魔令人恶心的气味了。镜舞月的身体剧烈的扭动着,头颅时而像个天鹅一般抬起,时而埋在格洛克的肩膀上。

  过了不知多久,格洛克用前所未有的力量重重一顶。

  「啊!」

  镜舞月被这一顶几乎失神地叫了起来。

  接着格洛克的肉棒剧烈颤抖着,抽插也变得缓慢沉重,一股滚烫的热流开始涌入体内。

  「仙子,现在开始怀上我的孩子吧!」

  格洛克大笑着。

  镜舞月非常聪慧地明白了射入自己体内的是什么东西,开始拼命摇着头想要拒绝:「不要,我不行,不能怀上邪魔的孩子。」

  可是她什么也阻止不了,格洛克浓稠的精液开始像一条河流一样涌入了她的子宫,让镜舞月眼前一黑,难以置信自己纯洁的身体竟然被邪魔完全沾污了。
  在被邪魔第一次射精之后,镜舞月只感觉自己身体的力量几乎被抽空,身体变得软绵无力,脑袋歪在一边,大口喘着气,眼泪不停落下。

  格洛克的肉棒从她的身体内抽出,镜舞月知道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自己已经被沾污了不再那么冰清玉洁了,这些想着镜舞月更加恨这个邪魔了。

  很快,镜舞月看到格洛克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

  怎么这么快就又……镜舞月看着肉棒不敢想象接下来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折磨。

  我一定,我一定杀了你!镜舞月愤怒的简直不能描述。

  可是愤怒归愤怒,镜舞月现在是没有了一点反抗力量,邪魔再次抱住她的腰,亲吻上了自己的嘴唇,现在她已经无力反抗了,只能顺从地张开嘴承受着邪魔的亲吻。

  格洛克再次分开了镜舞月的双腿,白皙的大腿内侧还残留着鲜红的血迹和白色的精液,密道内滚出一滴一滴露水,不再像以前那样干燥了,在仙子体内射精后仙子的身体也起了一点反应。

  镜舞月感到肉棒再次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邪魔又开始了对她身体的占有,可是现在她只能无力地承受着。

  这一次因为有了湿润,进入就容易多了,镜舞月感到这个邪魔的肉棒比刚才大了一圈,而且变得更长开始想着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探索者,镜舞月感到邪魔的肉棒已经顶到了她的子宫颈口,整个密道都被邪魔享用着。

  「啊!啊!啊!」

  随着抽插镜舞月有规律的呻吟了,一声比一声更柔美更无力,现在她不再像是一个高不可攀,不可侵犯的女神,而像是一个已经被完全驯服的少女。

  突然,镜舞月又感到多了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翘臀,然后分开了自己的屁股。
  她心中一惊,身后有一个男人的身体贴上了自己的后背,格洛克的分身站到了她的身后。

  接着感到又是一根肉棒顶在了自己的菊花上。

  「那里,不对!」

  镜舞月惊恐地叫起来。

  「仙子的身体这么美妙,当然要前后同开了。」

  格洛克和他的分身同时大笑着,可是镜舞月根本没有能力去阻止了。

  坚硬地肉棒强行闯进还未被开发过的菊蕾里,此时的分身感觉有力无比,坚硬的巨大强行撑开了她的后庭。

  从后边抱住镜舞月,分身的双手占领了镜舞月那姣好的胸部,前边格洛克的嘴又占领了她的嘴唇,现在这个仙子的全身都被男人占领了。

  接下来格洛克和他的分身同时抽插起来,一前一后不停地享用着仙子身上的洞。

  镜舞月被邪魔们紧紧夹着,就像是两个恶魔中间夹着一个天使让天使无处可逃一样,绝世的仙子就这样被邪魔包住无助地承受着淫辱和征服。

  太阳落下又升起,格洛克分出了十几个分身一刻不停地干着这个仙子太初天帝镜舞月,仙子的模样变得越来越无力,刚开始还有呻吟,后来镜舞月连呻吟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轻轻地喘息着回应男人的征服。

  绑着镜舞月的锁链也放下了,变成一个黑色圆环紧紧地套着镜舞月纤细的手臂。仙子镜舞月两腿顺从地被放在邪魔的身体两侧,双臂无力地挂在邪魔的肩膀上,脖子上的头颅软软的一副半昏迷的表情。

  最后,邪魔和分身们终于射了又一轮结束,精液已经浸满了仙子全身,因为被日夜不停地在体内射精,仙子的肚子已经高高隆起如同怀孕一般装满了恶臭的精液。

  「啊!」

  随着镜舞月最后一声呻吟,一阵潮水从她体内喷出,镜舞月的双眼一阵翻白,感到体内一空,一阵舒爽的满足感传遍全身,好像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被奸淫了一天一夜之后,镜舞月终于被强迫高潮了。

  这时候,邪魔也射出了一股浓稠的精液,让仙子的肚子再次涨大一点,另一些溢出来的精液就抹在了仙子如玉的肌肤上。

  这次射精后,邪魔把镜舞月扔在地上,高塔般的身影站在那里俯视着这个已经被他们完全凌辱占有的仙子,如同征服天地的王者一般大笑起来:「太初天帝也不过如此,被我们玩弄到高潮了,接下来乖乖地成为我们的奴隶吧。」

  就在格洛克正得意自己已经完全驯服了这个强大无比的女神的时候,镜舞月躺在那里嘴唇蠕动默念。

  御剑术!

  镜舞月终于有机会使用这个绝招了。

  一瞬间,神剑浩瀚飞起,放出无数耀眼夺目的光芒,刹那间光芒笼罩了周围十公里的距离。

  域外天魔格洛克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神剑的光芒消灭了。

  过了一阵光芒散去,地上留下一个十公里的大坑,域外天魔已经完全不见连一星半点都被没有留下。

  坑里只有镜舞月躺在那里,神剑插在旁边。

  这一击瞬间便毁灭了周围十公里的距离,连一点灰尘都没有剩下,域外天魔自然也死了,这一招虽然好用不过不能连续使用,要等一年才能再次使用,在平时的话一年时间对经过了亿万年的镜舞月不算什么,不过这个世界中一年会发生很多事情,镜舞月不由地有些头疼接下来在遇到域外天魔该怎么办。

  在地上喘息着休息了一会之后,镜舞月终于恢复了一点体力,被邪魔肆虐过的下体也不那么疼了,这才终于勉强站起来,抚摸着被灌满精液的肚子,想到自己现在身体已经被沾污了,镜舞月就感到一阵悲哀。

  不过没事了,域外天魔已经被消灭了,镜舞月想着不由苦笑一声。

  蹲下按着自己的肚子,一阵白浊从下体喷出,在地上变成一滩粘稠果冻状,镜舞月感到胀满的肚子完全再次恢复了平常这才排出了体内留下的精液,这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却永远留在了自己的体内。

  看着地上的精液,镜舞月又想起了这一天的屈辱,两行眼泪不由再次流了下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可是太初天帝,多元宇宙的统治者,怎么能够想一个普通小女孩一样哭泣呢,镜舞月这才擦干自己的眼泪,过去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
  镜舞月的衣服是法力凝结成的,所以不会被摧毁。

  穿好衣服之后,镜舞月发现虽然那个域外天魔死了,但是被套在自己手腕上的铁环确没有消失,这个东西像是一种法宝一样又禁锢了她一部分力量,镜舞月现在去不掉这个铁环。

  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周围自己在一个深深的大坑里。镜舞月决定去找再这个世界诸天神宫的监察员,让他们联系其他两个女神来打碎这个铁环就好了。
  这样决定之后,镜舞月再次背起剑,一步一步走出了大坑向远方走去。
  同时,这个世界诸天神宫的监察员琪莎拉也在寻找的女神。

  琪莎拉在荒原中走着,按照情报女神应该来这个世界了,她应该快点找到女神报告这个世界的情况,本来每次都是女神来找他们的,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女神一天都没有出现。

  很快琪莎拉发现了一场巨大的爆炸,一道光柱升起,等琪莎拉赶到的时候,发现那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是一个魅魔。」

  琪莎拉听到一个大声地喊声猛然回头,发现了一队骑着马的光明教会的骑士。
  琪莎拉并不是纯粹的人类,身体中有一半的魅魔血统,所以琪莎拉虽然只有十三四岁,身体并不高和一般小女孩差不多,身材却非常窈窕火辣,曲线饱满,完全像是一个诱人的小妖精。

  琪莎拉有一头粉色的卷发,精致小巧的小脸像是一个玩偶,紫色的大眼睛中闪动着神秘的光彩,鲜红的唇瓣带着一种能让任何男人热血沸腾的性感,再加上背后的小恶魔翅膀,一身黑色的吊带衫和小短裙勾勒出了接近完美的身材,让人忍不住想要扑上去把他压到在地撕开她的衣服尽情蹂躏。

  不过琪莎拉虽然有一半魅魔血统但是从来没有那种猥琐的欲望,她只喜欢吃蛋糕和旅行,所以加入了诸天神宫成为了一名监察员,为三名女神走到各处查看有没有发生异常。

  「抓住这个魔女!」

  坐在马上的一名骑士马上下令,他们并没有被琪莎拉的美貌和性感的身材吸引,他们是光明教会的狂信徒,不信仰光明神的生物都应该被净化这才是他们的信条,比如说眼前这个魅魔。

  琪莎拉皱起眉,叹了口气,心道这下麻烦了,遇上一群根本不听你说话的人。遇上琪莎拉马上做出决定先把他们打倒再说。

  「大火球术!」

  琪莎拉伸出手,一颗巨大的火球在她手心成型,接着飞速成长达到了一米的直径,在这个低魔世界里这可是只有很强的魔法师才能办到的。

  她并不是一个很强的魔法师,不过她从女神那里获得了力量。

  大火球快速扑向骑士们,同时骑士们也在向前冲锋。

  轰!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火球撞上了骑士们,七八个骑士被瞬间炸飞出去。
  「不过如此嘛。」琪莎拉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在这个世界中普通人根本打不过她的。

  突然,爆炸的烟尘中冲出了一个人影,这是一个铠甲上发着金色光芒的骑士。
  琪莎拉一愣,不好,是魔抗装备和黄金骑士。

  琪莎拉知道魔法对这个骑士无效了,连忙转身逃跑,她近身肉搏的能力可比不过黄金骑士。

  还没有跑几步,随着一个重物撞到自己身上的感觉,琪莎拉被这股冲击力打倒在地,惊叫一声趴在地上。

  她已经被黄金骑士制服了。

  很快黄金骑士毫不客气地用解除魔法的绳子绑起了琪莎拉把她带走了。
  琪莎拉被带到附近的一座城市的教堂里。

  「我抓到了一个异端魔女。」

  黄金骑士把琪莎拉抓住带给了异端监狱的典狱长。

  在地下监狱中,这里关押着很多危险的囚犯和异教徒,这一段时间以来这些囚徒的暴动越来越多了,典狱长虽然可以镇压不过次数多了也感到很麻烦,于是决定用这只小魅魔给囚徒们找点乐子,让他们不要总让自己麻烦。

  当然了典狱长首先决定要自己先享用一下这个魅魔。

  在一个石头屋子里,这里是地下监狱的一部分,在这里不能使用魔法。
  「那个我是诸天神宫的监视员,你快放了我。」

  琪莎拉连忙向典狱长解释着,想让他放自己出去。

  「来了这里的人从来没能出去的。」

  这个典狱长阴森森地笑着,长满瘤子的脸和绿色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肉块组成的怪物。

  现在琪莎拉身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了,可是她不能使用魔法也无法逃出去。
  典狱长走向琪莎拉幼小的身体,伸出了干枯的手。

  看着典狱长的眼睛,琪莎拉感觉他的眼神中有种奇怪的目光,琪莎拉还不知道这是情欲的目光,但是这种目光让琪莎拉本能地感到一阵害怕。

  琪莎拉脸上露出了一种害怕的表情,现在的她非常不安,在典狱长向她伸出手的时候,琪莎拉再也受不了这种恐惧感,转身逃跑。

  可是这只手还是抓住了她的胳膊。

  「不要!」

  琪莎拉吃惊的大喊,喊声还未停就被抓到了一个带着尸臭味的怀里。

  「不要!不要!」

  琪莎拉奋力地挣扎着想要逃出去,可是典狱长的力量非常大,让她完全逃脱不了。

  典狱长紧紧抱着怀里这个魅魔幼小的身体,感觉这个身体里充满了一种生命的活力。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感受过有活力的生命了,这种味道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诱惑。

  知道自己找到了一个美食,典狱长笑了,笑的脸上的瘤子都在颤抖着,房间内不停地回荡着他阴森而又沙哑的声音。

  从背后抱起这个小魅魔,干枯的手顺着琪莎拉的吊带衫领口伸进了里面直接握住了她胸前的饱满。

  琪莎拉的胸部并不算大,但是因为身体幼小的关系,所以看起来有种童颜巨乳的样子。

  突然被摸到胸口,琪莎拉感觉到一阵奇异的感觉传来,这种感觉让她有点全身发软,以前从来没有其他人更没有其他男性碰到过自己那里。

  「真是充满了生命的味道的美妙感觉啊,这种小巧而又饱满,这种生命刚刚绽放的活力,简直如同天堂一样美妙。」

  典狱长抓着琪莎拉的胸部用力揉捏着,非常兴奋地笑起来,脸上的瘤子也扭曲起来,变得狰狞无比。

  「放开我。」

  琪莎拉大喊着,瘦小的手臂拉着典狱长的胳膊,可是因为体力太过弱小的原因,根本无法阻止这个胳膊的入侵。

  「你要干什么?」这个怪物一样的典狱长要干什么?琪莎拉还不知道那种事情。

  典狱长爆发出一阵狂笑:「我当然要享用你生命的美味,快让你最有生命力的地方成为我的东西吧。」

  接下来典狱长把琪莎拉扔在一个石头床上,琪莎拉刚想做起来,马上又随着一声惊叫被典狱长压到了身下。

  琪莎拉的双手被典狱长按着完全无法反抗,典狱长长满瘤子的脸很快帖在了琪莎拉精致的小脸上夺取了她红艳的嘴唇。

  「不要,呜……」

  琪莎拉正想要大叫,就被一张带着恶臭味的嘴堵住了自己的小嘴。

  典狱长接近干枯的舌头伸进了琪莎拉嘴中,奋力地吸吮着琪莎拉口中充满了生命活力的甘甜液体。

  新生的幼小生命的味道实在太美好了,在典狱长不停贪婪地享受着的时候,琪莎拉只能不情愿地发出一阵阵呜呜声,本能地感觉自己遇到了巨大的危险,而且这个典狱长身上尸体一般的臭味让她非常恶心,如果不是被堵住嘴的话简直想要吐出来。

  一阵长吻,几乎吻的琪莎拉昏厥过去,恶臭味让她的胃部感到一阵阵痉挛,琪莎拉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委屈,拼命扭动着身体挣扎着,可是力量实在太小,完全撼动不了这个能镇压整个监狱囚犯的典狱长。

  过了许久典狱长才抬起头,满足地舔了舔粘在嘴边的津液,这些都是这个幼小的身体中的精华。

  而琪莎拉终于脱离了面前的尸臭味,这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突然,琪莎拉赶到典狱长干枯的手在掀开自己的衣服。

  「你干什么?」琪莎拉惊叫了起来。

  典狱长完全不理会这个还懵懂无知的幼小魅魔,很快随着布料的撕裂声,琪莎拉身体上的衣服被飞快地扯下,很快就剩下了一个光溜溜的裸体。

  「你不要看!」

  琪莎拉感到脸上发烫,很那为情,自己的身体还从来没有被别人看光过,这让她非常不情愿,于是连忙用手护住自己身上重要部位。

  典狱长完全不管琪莎拉无用的反抗,一把抓住她稚嫩的手臂拉来,琪莎拉的身体完全展现在这个怪物一样的典狱长面前。

  干枯的双手开始在这个身体上抚摸着,感受着这个身体的娇嫩。

  琪莎拉的皮肤非常细腻和娇嫩就像是一个婴儿一般。

  被干枯的手抚摸着,坚硬的角质摩擦着她敏感的皮肤,让她有点疼痛,疼痛中又带着一点酥麻的感觉,琪莎拉并不喜欢这个感觉,想要反抗可是完全没有用。
  抚摸了一阵之后,典狱长语气中带着惊讶和喜悦:「多么完美的身体啊,我简直太想要你了。」

  「你这个变态,快放开我。」琪莎拉现在非常生气,也非常讨厌这个怪物。
  典狱长没有管琪莎拉的意见,再次在琪莎拉的身体上用舌头舔着。

  「滚开,滚开呀!」琪莎拉感觉有种从未有过的屈辱感让她快要哭出来了。
  一段时间过后,典狱长在琪莎拉身体的每个部位都仔仔细细地好好舔了一遍,这个美好的身体是那么地幼小那么娇嫩,还有完全无用的反抗和这个监狱中的死亡和麻木完全不一样,这让典狱长十分地兴奋。

  典狱长飞快脱去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巨大的肉棒。

  琪莎拉看到肉棒,本能地害怕起来,心脏呯呯地跳了起来像是要马上从嘴里跳出来,全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不要,不要啊。」琪莎拉瞪着肉棒的眼睛中不由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典狱长怪叫一声,抓住琪莎拉的腿,稍稍用力就轻易拉开。琪莎拉的双腿之间露出一道紧致的细缝,非常精细和洁白,像是小嘴一样微微张开。

  典狱长压在琪莎拉身上,粗大的肉棒顶在了琪莎拉下边小嘴地方,琪莎拉的桃源还非常稚嫩看起来完全承受不了典狱长的欲望。

  琪莎拉感觉到一根很粗的棍子在自己的双腿之间,顶着自己桃源的缝隙,马上慌乱起来胡乱大叫着,泪水也像是崩溃了一样喷涌出来,但是这个柔弱无助的样子更想让人狠狠地侵犯和占有,然后肆意蹂躏了。

  巨大的肉棒像是一个怪兽一般,开始向着琪莎拉桃源进发。

  「啊……」

  琪莎拉瞪大眼睛,满脸痛苦之色,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这是龟头才刚刚进入到她身体里,这个幼小的身体就已经感到剧烈的疼痛了。

  典狱长没有对她有任何怜香惜玉,满足地用力一挺腰,粗大的肉棒直接强行撑开了紧致的密道,一层薄薄的稚嫩的处女膜被瞬间冲破,红色的血液开始从桃源处流出。

  被肉棒这样完全强行地闯入,琪莎拉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像是被锯开了一样,疼痛感让自己都不能正常思考了,本能地弓起身子,胡乱扭动着想要从侵犯自己的肉棒这里逃出去。

  可是追逐着充满生命活力的肉棒怎么会让她能够逃开了呢,肉棒一冲到底,直接顶在了琪莎拉的子宫口上,龟头甚至通过琪莎拉不算长的阴道挤进了子宫里。
  「啊……」

  琪莎拉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眼睛瞪的大大的满脸痛苦,泪水已经布满了脸庞。

  这样肆虐在这个充满活力的身体上,让这个身体痛苦地扭曲着,典狱长感觉到了无边快感,接下来肉棒往回退,然后再一下顶到琪莎拉的身体伸出,小腹上甚至还显出一个肉棒顶出的凸起。

  「啊,啊,啊。」

  琪莎拉痛苦地发出一声又一声娇喘,小手用力地抓着石头床板。

  剧痛的赶快越来越强烈,到后来渐渐开始麻木,但是魅魔的身体表现出了极大的韧性,一直被这个相对于琪莎拉的身体的十分巨大,几乎撕裂了她的密道的肉棒的无数次冲击下还是没有晕过去,完全清醒着感受着肉棒在自己体内一次又一次地摩擦。

  鲜血顺着琪莎拉的密道像是小溪一样流出,这说明了完全大于她能承受的尺寸的肉棒对她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终于,过了很长时间之后,琪莎拉满头大汗,脸色煞白,虽然被这个粗大肉棒侵犯着非常疼痛,可是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现在疼痛已经渐渐平缓,身体已经有点能适应这个肉棒了,嘴里发出的一声声呻吟也不那么痛苦了。

  一阵从肉棒中喷出射入了琪莎拉的体内。

  「啊!不要!我不要怀孕!」

  琪莎拉惊恐地大叫着,现在她被肉棒侵犯了一阵之后已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

  典狱长完全不管琪莎拉的感受,兴奋地紧紧抱住琪莎拉的身体,白浊液体全部射进了她幼小的身体内。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