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他日晴空】(14)【作者:夜待风雨】
【他日晴空】(14)【作者:夜待风雨】
字数:108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

  从浴室出来后,我简单穿了条短裤,而晴姐则去了卧室,也不知干嘛去了。
  「宁空,我绝不会放过你……」而客厅靠近阳台的空阔地,刚醒过来,满头是血的刘满贵竟然再度冲我咬牙恶狠狠道,只是声音显得异常虚弱和狼狈。
  他似乎是想挪动身子,但双手被反绑,只能用腿部借力,可这才刚一动腿,立刻就牵动到了断腿处,顿时惨呼一声。

  我坐在沙发里冷笑道,「怎么,找人打我吗?还是报警?」

  说着,我从茶几上拿出手机,冲着刘满贵摇了摇,「你们刚才的荒唐事,我全都录在了这里,包括你们在公司厕所里的那段。」

  刘满贵闻言霎时间睁大了眼睛,他不可思议声音微弱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这下知道我在楼下时,为什么打你了吧?」我冷哼一声,脸色渐而变得狠厉道,「今天过后,你大可找人报复我,报警也无妨,我统统接受。但到时候,我会把这些录像曝光到网上,让所有人都看看你们这经纪公司到底是怎样淫乱的一个地方。」

  「对了,还有那什么江导来着,他的那部网剧可是上亿的大作,一旦这些录像被曝光,他到时候丑事败露、颜面扫地,想必也一定不会放过你吧?」

  「你……」刘满贵那双血色眼睛圆睁睁地睁着,愤怒不已,却又是一声惨呼。
  少时,就听他咬牙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信了你?别……别搞笑了,我才不信你有录像……」

  我早就知道刘满贵会这样说,看着他拖着一条断腿的可怜样,我当下利索打开手机上的一段录像视频,然后拿出电视遥控器开了电视,将手机画面给投射到了电视上。

  我扔下手机,似笑非笑看向电视画面。只见画面里,一间男厕厕间,刘满贵正将衣衫半解的晴姐抵在隔板上,不断在晴姐臀缝下的蜜穴里抽插进出着,电视里传来两人淫靡的喘息呻吟声。

  躺在地上的刘满贵,此刻盯着电视看的双眼,彻底愣住了。

  「怎么样,死心了吗?」我将视频关闭,快意的笑起来。

  刘满贵想到了什么,咬牙切齿道,「宁空,唐姐可是你的女朋友,你若把视频放网上去,她可怎么办?」

  「女朋友?她现在还算是我的女朋友吗?」

  我反问,却没有得到答案,旋即神色阴冷道,「刘满贵,你若是聪明的话,应该知道怎么做出选择。是想找我报仇?还是将这事泯然于众,我们都当没发生过?」

  刘满贵血色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恨不得将我撕成碎片道,「宁空,你够狠!」

  我听着,脸色不惊不喜。其实我很想告诉他,还有更狠的,但此刻,我显然已经没兴趣再和他多废话了,于是我站起身,神色古怪道,「我看的出来,你很喜欢晴姐对吧?」

  被我一语中的,刘满贵一阵愕然,鲜血淋漓的丑陋脸庞急剧一颤,随即整张脸几乎都要拧到了一起,他从牙缝里挤出声道,「你想干什么?」

  我不再作答,径直走进了卧室。

  ……

  卧室里,晴姐正在床前穿衣服。看得出来,她已经冷静了不少,至少精致的脸颜已经恢复了往日清冷的神色。

  见我进来,她漆黑的美丽眼睛顿时看向我,张口就问道,「你刚才和满贵说的话,都是认真的?」

  我知道晴姐刚才都听到了,当下也不作掩饰道,「不是认真的,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不成?」

  晴姐顿时露出痛心神色,绝美的五官微微起皱,却很快就又浮现出了一丝熟悉的嗔怒,「小空,你这些坏心思都是跟谁学的?为什么你现在变得这么奇怪!」
  奇怪?我不禁想到了刚才我对晴姐的种种,但愤怒迅速就占领了我的灵魂,我怒声道,「为什么?该问为什么的应该是我吧!」

  「说,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为什么要背着我去跟那种人乱搞!」

  不知为什么,我吼着吼着,就突然流下了泪来。看着近在咫尺晴姐那发下的美丽脸颜,我伸出颤抖的手抚摸上去,哽咽道,「明明晴姐……就是我的一切,就是我的信仰……」

  「明明晴姐……是那么的清纯美丽……骄傲目无一切……」

  「可你为什么还要这么下贱!任由男人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各种姿势的干你!你知不知道,你瞬间就把我的心、我的信仰、我的爱情……全都给击碎了啊!」
  我撕心裂肺的喘息,摩挲在晴姐脸上的手,感受到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滴落下来,冰凉透骨。

  晴姐眯了眯眼睑,看着如此伤心的我,她心疼地抱住我的胸膛,低声道,「对不起,晴姐发誓再也不会了。」

  「呵呵,还有下次吗?」这时候,我却突然挣脱开她,声音也冷了几分。
  晴姐,你可真的是让我又爱又恨啊。或许你打死也没想过,会有被我捉奸在床的这一天?

  晴姐见我语气变了,眼中再次凝露惊慌,她刚想说什么,我就脸色狰狞开口道,「刘满贵这样全是他活该!当年给你下药的,刘满贵和那个李总,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晴姐看着我,好似要将我看透。但很快,她的眼中就闪露出一抹幸福,呢喃道,「为了我么?」

  说着,晴姐泪水颗颗而落,再次抱住我,就像姐姐一般。

  然而好景不长,我已将目光看向她没来及扣上的,衬衣领口处暴露在外的深深乳沟,出声道,「把衣服脱了。」

  晴姐身子一震,但却没有动,露出疑惑神色。

  我冷笑道,「我说过,我要惩罚你!」

  可是晴姐还是没有动。就这样,我与她对峙了足足有1分钟之久。

  只见晴姐黛眉轻蹙,清冷寒玉般的美丽脸颜微微不满,漆黑清澈的双眸死死盯着我,好似想要让我放弃这个念头似得。

  可是忽而,她似乎是想到了自己当前的处境,顿时愧疚感涌上心头,她低声道,「好,我脱。」

  说着,晴姐伸出手,解开了衬衣胸前的第一个纽扣。

  顿即,紫色衬衣下戴着浅白色乳罩的胸部弹跳了出来,而胸罩遮掩不住的地方,雪白的乳肉随着喘息而微微起伏着。

  然后是第二粒,第三粒……

  我这时却已经转过身去,打开了晴姐的衣柜,开始找起了衣服。

  然而令我更加恼火的是,衣柜里我竟然发现了好几套制服套装,有空姐的、有护士的、有OL的……靠!制服诱惑,晴姐和刘满贵可还真会玩啊!

  怀着无比的愤怒,当下我找出了一件宽大的雪白衬衫,以及一件紫色蕾丝内裤,一条黑色连裤丝袜,将之扔到床上道,「给我穿上!」

  晴姐这时已经脱了个干净,她用手护住乳房与阴户,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唇,便拿起蕾丝内裤穿了起来。

  而等到晴姐全部穿好后,我不禁咽了口唾沫,不得不说我选对了。晴姐此刻,长发飘洒,就像一位邻家姐姐,穿的既简单、随心所欲,又魅惑十足。

  只见晴姐上身仅着一件宽大的雪白衬衣,内里没戴胸罩,衬衣很薄,被胸前两座挺拔饱满的乳房顶着。透过灯光的照射,依稀可以看见衬衣布料下那两粒嫣红的乳头。

  而衬衣很长,刚好遮住了晴姐下身的阴户和屁股。衬衣下则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黑色丝袜,将晴姐那一双修长美腿修正的更加笔直紧实。

  当然了,如果从下看上去,还会看到晴姐的丝袜尽头,包裹着一条紫色镶边的蕾丝内裤,内裤在黑丝的衬托下,颜色有些黯淡,但两种结合在一起,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上去。

  我二话不说,将晴姐拉到了客厅里。

  刘满贵自然也发现了我们,当他看见晴姐这身既简约又性感的穿着后,顿时两眼遽然发亮,喉咙里想要发声,却是含糊不清。

  「小空,你要做什么?」晴姐这时候疑惑问我。

  「你说呢?」

  我恶狠狠地笑着,一把将她拉了过来,然后从后用下体抵住她的翘臀,双手伸到她胸前,就隔着单薄的衬衣揉弄起她的乳房来。

  「嗯……」

  晴姐发出一声闷哼,眼中却是闪现惊慌,她急忙娇声道,「别在这里……」
  我没有理会,径自继续揉弄晴姐的乳房,先前衬衣宽大,尚还看不出乳房的形状,但此刻在我的揉弄下,衬衣褶皱之间,晴姐那饱满浑圆的双乳,乳型立刻浮现出来。

  特别是那渐渐发硬的乳头,顶起了衬衣,顶出了一道明显的褶皱。我见状便捏住它们,在晴姐「啊」的一声中,轻揉慢捻。

  而我的嘴,在嗅着晴姐长发的清香。胯下短裤中挺立的肉棒,紧紧抵住晴姐的臀缝,耸动摩擦着。

  晴姐翘臀拥有着无与伦比的肉实感与惊人的弹性,抵在臀缝里摩擦的肉棒,已经浸出了一丝精水淫液。

  「嗯……快停下……他在看啊……」

  这时,晴姐扭捏起身体,双手握住我揉搓她乳房的手,双腿紧紧夹在一起,低声抗议道。

  我冷笑出声,「别装了,你什么地方他还没看过?」

  晴姐闻言,渐渐情动的眼睛里顿即抹过一丝悲哀,她便不再反抗,任由我的手在她胸前胡作非为。

  老实说,晴姐的身材真是好的过分,肌肤白皙光滑,光是我将手抚摸过她精致的锁骨,柔滑的纤腰,我就已经兴奋起来。

  「嗯嗯……」

  在晴姐细声的呻吟里,我双手将晴姐全身全部都摸了个遍,虽然是隔着衬衣和黑色丝袜,但却另有一番美妙滋味。而我内裤里挺硬的肉棒,还是不断在她深邃的臀缝里抽动不停。

  终于,我开始解晴姐的衬衣纽扣,当解开第二颗时,晴姐那对不安分的饱满乳房顿时跳落出来,并被第三粒纽扣紧紧托着的缘故,显得是异常的挺拔高耸。
  「嗯嗯……啊啊……」

  我双手迫不及待抓捏住晴姐乳房,手指捻住乳头搓动,嘴巴凑到晴姐耳边,轻舔晴姐的耳垂。

  「嗯嗯……」

  可就在晴姐动情地扭头主动将樱唇递过来时,我却略过了她的小嘴,直接就亲在了晴姐雪白泛红的颈项里。

  晴姐张了张嘴,眼中失落之色一闪即逝。

  揉捏了一阵晴姐乳房,我便将一只手一路向下,撩开衬衣下摆,伸入到了晴姐幽深的腿间。

  手指找到晴姐黑丝以及蕾丝内裤包裹下高高隆起的阴户部位,我将手摸上去,顿时感到一股湿意。

  「原来都这么湿了。」我在她耳边放荡道。

  而在我将手摸到晴姐阴户时,虽然是隔着丝袜和蕾丝内裤,但晴姐还是立即就全身颤抖了一下。

  「嗯……不要说……」晴姐咬唇娇羞细声道。

  我当下用手隔着湿润的蕾丝内裤和黑丝,轻轻搓揉依稀可辨的肉缝起来,晴姐情动呻吟里,一只玉手竟伸到我脸颊处,柔情抚摸着。

  我注意到,那躺倒在地不能动弹的刘满贵,看着晴姐被我从身后肆意搓揉乳房和蜜穴,特别是晴姐的回应还是如此温柔时,他「啊啊」动了动喉咙,眼睛里满是痛心与妒火。

  这时,我将晴姐放到沙发上,打开她的双腿,蹲到她腿间,一把撕开裆部的丝袜,在晴姐的惊声里,半透明的蕾丝内裤已经遮挡不住她腿间的风光了。
  只见稀疏的阴毛下,隐隐绰绰有一道溪流肉缝,在大小阴唇包裹下模糊不清。
  我再次伸手揉弄片刻,揉到蕾丝内裤湿成了一个馒头状,彻底透明时,就将蕾丝内裤拨到了一边,顿时,晴姐的小穴以一个写真姿态般,映入我的眼帘。
  我就蹲在那儿仔细的看着,这还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并且心无杂念的看晴姐小穴。

  只见晴姐阴户处,阴毛很是稀疏,呈倒三角形状,这很不符合如今她这敏感的身体。我心想着,或许晴姐在被下药前,是个性冷淡也说不定吧?

  而阴毛下不远处,是一粒粉嫩坚挺如肉芽般的阴蒂,阴蒂下连着的是肥沃的馒头似的阴唇,只不过小阴唇内里,却已经被染成了些微的黑色,虽然并不明显,但还是让我心痛如注。

  而小阴唇所夹着的,便是那道令男人朝思暮想的细嫩肉缝,此刻肉缝表面,已经亮着晶莹水色。

  「唔……不要看……」

  不知是不是晴姐反应太慢还是故意姗姗来迟,她伸出手挡在了蜜穴前。
  我微微一笑,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手拿开,继续仔细看着。这时候我的想法可能有些古怪,因为我在想着,像晴姐这样骄傲强势的女人,下面还不是和其他女人一样,都长着这般淫靡的小穴?

  而且还不是照要趴在地上被男人干,然后给男人生孩子传宗接代?

  这好像就和小时候认为万能的老师是不用吃饭的这种荒谬想法是一个道理。
  我这般想着,胯下的肉棒变得更加硬了。

  「硬的快受不了了,快帮我含一含。」当下我对躺在沙发里喘息的晴姐道。
  「嗯。」

  晴姐听话地起身,胸前衬衣纽扣还挤压在胸下的乳肉上,随着起身动作,两团白嫩嫩的乳房顿时一阵抖动。很快,晴姐就已经跪坐在了我的胯前,伸出玉手将我的肉棒从短裤里温柔掏了出来。

  晴姐那双迷情的漆黑眼睛,深深注视着我的肉棒,好似要滴出水来。良久,她轻启檀口,作势就要将我的肉棒给含进去。

  「唐姐,不要啊!」可就在这时,突然传来刘满贵嘶哑而虚弱的声音。
  我与晴姐几乎同时望去,就见刘满贵绝望而痛苦地看着晴姐,喉咙里不断发出血沫的咳嗽声,含糊不清道,「唐姐,不要含……」

  亲眼目睹晴姐帮我口交,刘满贵竟比我想象中的反应还要大。我不禁畅快的冷笑起来,那接下来可有好戏看了。

  我抚摸起晴姐那一头乌丝,我们这个位置,刘满贵刚好可以看见我们的侧面。
  而刘满贵这时看到的,无非就是晴姐此刻这依然带着些清冷神韵的光洁侧颜。寒玉般的侧脸上,那细长娟秀的黛眉,漆黑富有灵韵的眼睛,挺翘的琼鼻,性感的薄唇是那样令人敬畏却又勾人心魄。

  当然了,还有晴姐这简约而又性感的穿扮。胸前饱满的乳房被衬衣纽扣托露而出,乳肉高耸挺拔,美不可言。而身下跪坐的黑丝美腿间,依稀可见被拨开的蕾丝内裤边缘,那潺溪般亮晶晶的美妙肉缝……当然,最最最重要的,则是晴姐白皙的玉手,此刻还握着我的肉棒,并距离她那冰凉的薄唇,就只剩下了一丝一毫。

  就好像要亲吻上去一样。

  而这时候,晴姐听到刘满贵的声音,微微停下动作,漆黑的眸光瞥过去一眼,旋即冰冷对刘满贵道,「你闭上眼,若敢偷看,我决不饶你!」

  说完,晴姐也不管刘满贵有没有闭眼,便张口将我的肉棒给含进了檀口中。
  「嗯嗯……」晴姐轻哼一声,嘴角鼓胀起来。

  「哦……好爽……」

  随着晴姐的含入,我顿即就感到肉棒进了一处温柔乡里,晴姐的口腔湿湿的,热热的,我不禁呻吟出声。

  晴姐抬眼看了我一眼,见我舒服的样子,顿即含的更加用心和卖力,玉手一手套弄棒身,一手轻柔捏弄我的睾丸。

  我发现,晴姐在帮我口交时,与刘满贵是不一样的。与刘满贵时,她完全就是受到欲望的驱使,或许会很疯狂,但却不像与我一样,每个动作,都显得很是柔情蜜意。

  这或许也就是性交与做爱的区别吧?

  而在晴姐帮我含了许久,将我整个棒身与睾丸都舔了个遍时,我这才示意她吐出肉棒,对她道,「趴好,我要操你。」

  晴姐蹙了蹙眉,但在看我一眼后,便还是老实趴在了沙发上。长发遮住了脸,晴姐抬高翘臀,衬衣已经遮掩不住腿间的妙处了。

  我走过去,特意看了刘满贵一眼,然后在刘满贵痛苦的沙哑含糊声里,我将连裤黑丝给扒到了晴姐雪白欣长的大腿处,然后再将蕾丝内裤也给扒了下来。
  做完这些,我将肉棒对准晴姐颤抖的蜜穴,正要挺入,却突然来了兴致,开口道,「对了,我有带安全套来着,要不我戴套吧?」

  我发现刘满贵很是松了口气,似乎他也在介怀着我没戴套?

  「不用。」可是晴姐却忽然低声吐息道,被长发遮住的脸,看不清表情。
  想必刘满贵心碎了。

  我笑了起来,「可是今天不是危险期吗?」

  晴姐好似知道我是在故意玩弄她,她修长的手指抓了抓沙发,低声道,「小空,别玩了,快……快进来罢……」

  我发现,晴姐那被两腿夹紧的阴户,有一道水色粘液流淌出来。

  我却是假装认真道,「我是认真的啊,万一我不小心射在里面,你怀孕了怎么办?」

  晴姐幽声反问,「你想射在里面么?」

  我不假思索点头,「当然想。」

  晴姐将脸埋在了沙发里,声音细不可闻,「那就射吧。」

  「如果怀孕了,也没关系……」

  「反正我总会要给小空生孩子的……」

  晴姐这番话,顿时触动我心。

  我便不再言语,挺着肉棒随着「噗呲」一声,就插进了晴姐泥泞的小穴里。
  「啊……」

  晴姐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

  「不!」而不远处冰凉的地板上,刘满贵低吼着,声音却是低不可闻。
  「噗呲……噗呲……」

  我开始耸动下身抽插起来,肉棒在晴姐湿热紧窄的小穴里一路高歌猛进,不住做起活塞运动,小穴里早已淫水连连。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

  晴姐低着头开始呻吟,她胸前垂落衬衣的雪白双乳以及修长大腿间挂着的黑丝与蕾丝内裤,无不都在诠释着此刻的淫靡。

  抽插片刻,我弯下身伏在晴姐背上,双手一边揉弄她身下的饱满乳房,一边在她耳边轻声道,「晴姐,怎么办,我也想听你叫床。」

  晴姐浑身颤抖起来,她闭了闭眼,良久,睫毛轻颤下,她低低道,「我知道了。」

  我听到后不由兴奋异常,鸡巴变得更加硬了,我起身扶住晴姐腰肢,拼命抽插起来。

  不多时,就响起了晴姐断断续续带着羞怯的叫床声,「嗯……好舒服……嗯嗯啊啊……慢点……轻点……啊啊啊……」

  我皱起眉头,一巴掌拍在她挺翘的屁股上道,「这算什么叫床?再骚点!」
  靠,这还不如在浴室里叫的!

  「啊……」

  屁股受到刺激,晴姐顿即叫出了声。

  这时,晴姐回头看了看我,眼睛里满是柔情似水,她樱唇微张,继续呻吟道,「嗯嗯嗯……小空的鸡巴好硬……好大……干得我好舒服……啊啊啊……」
  「啊啊……小穴快要被插烂了……好会插啊……啊啊啊啊……」

  「对,就是这样……哦……小穴真紧……」我继续拍打着晴姐的翘臀,无比兴奋道。

  很快,晴姐的臀肉上,就泛起了阵阵红色。

  晴姐扬起脖颈,叫的更大声,「嗯嗯嗯嗯……小空鸡巴又变硬了……啊啊……好烫……嗯啊啊……」

  「啊啊啊……狠狠操我……嗯啊啊啊……就这样……操死我啊……」

  听着晴姐这般放荡的叫床,我竟分不清她是由衷叫出来的,还只是为了配合我。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我很兴奋,异常的兴奋。

  我当下快速抽插,同时问晴姐道,「我操的你舒不舒服?」

  晴姐呻吟出声道,「舒服……嗯嗯……好舒服……」

  「那你喜不喜欢我的鸡巴?」

  「嗯……喜欢……」

  「有多喜欢?」

  「嗯啊……好喜欢好喜欢……」

  「那你以后还让不让别人操了?」

  我清晰感觉到,晴姐小穴里一阵痉挛,身子也随之抖动了一下。

  良久……

  「嗯……不让了……」

  「那刘满贵呢?」我再问,同时将肉棒几乎拔到了小阴唇边。

  晴姐想了想道,「也不让了……」

  我不禁大怒,「这也用想?」

  晴姐哼哼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嗯嗯……快插进来啊……」
  晴姐开始扭动翘臀,肉缝滴着水光,想要将我的肉棒吞入。

  我并没有插入,而是继续问道,「那我跟刘满贵比,谁干得你更舒服?」
  本来我想问,谁的鸡巴更大,但很显然,这问题问出来就只能自取其辱。
  问完,我抬眼看向刘满贵,只见刘满贵全身都在颤抖着,血色模糊的眼死死盯住被我后入着的晴姐。

  而这时,晴姐呻吟道,「嗯嗯……小空干得最舒服……嗯啊……我最喜欢小空了……」

  「那你还要刘满贵的鸡巴吗?」我注视着面如死灰的刘满贵,低低笑道。
  晴姐伏在沙发里的身子微微抖动,乳房垂落晃动下,她深深喘息着,突然,她近乎呜咽起来,「嗯啊……不要了……我再也不要他的臭鸡巴……烂鸡巴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我满意的将肉棒一插到底,并迅速抽动,晴姐顿时仰头呻吟连连。

  而不远处的刘满贵,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若不是他那微微起伏的胸膛,还以为死了。

  「嗯嗯嗯啊……再快点……我要到了……啊啊啊啊……」

  就这样狠狠插了数百下后,晴姐身子像散了架般,呻吟道。

  我喘着粗气道,「我也要射了……」

  「嗯嗯……快射进来……射我小穴里……啊啊啊……我要给小空生个孩子……嗯啊啊啊……」

  我听着异常刺激,当下又拼命抽插了数十下,顿时精关一松,射精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空的精液好烫……啊啊……全都射进来了……小穴都被射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晴姐亦是高潮了。

  「呼哧……呼哧……」

  良久,射完精的我,只觉得一阵虚脱乏力。这些天工作经常熬夜,看来连射两次精,果然还是有些吃不消。

  我喘着粗气,将肉棒从晴姐小穴中拔出来,顿时,晴姐瘫伏在了沙发里,而蜜穴穴口,一股乳白色精液流了出来。

  「嗯嗯……」晴姐在喘息着,身子微微起伏。

  我一屁股坐到她身旁,一边喘气一边将手在她高潮中的身子上抚摸着。直到摸到她翘臀上的肛门时,那褶皱粉嫩的菊洞,我想到什么,肉棒顿时又硬了起来。
  我旋即起身,扶着肉棒,往晴姐菊洞里作势就要插去。

  「宁空,你干什么!」不知何时刘满贵竟又恢复了几丝生气,见我此举,顿时冲我虚弱吼道。

  我冷笑一声,故意一般,将肉棒龟头的前端向菊洞里推进去了一些。

  「啊……」

  晴姐或许是疼醒了,她回过神来,顿即回头冲我道,「小空,你干什么……」
  我缓缓又将龟头插进去了一些,没办法,菊洞太干,实在太紧。

  「啊……疼啊……」晴姐痛苦道。

  我停下肉棒,问道,「你这里有没有被人插过?」

  晴姐蹙眉,「你说什么呢……当然没有。」

  我发出一声恶笑,「那我就更要插了!」

  「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

  晴姐忽然就默不作声了,良久,她开口道,「嗯……先拿点润滑液,再做吧……」

  ……

  数分钟后。

  已经涂抹好润滑液的晴姐,她披散着一头长发,跪在沙发上,抬着美丽的翘臀,一手捉住我的肉棒,将肉棒向着她的肛门缓缓送去。

  「嗯嗯……」

  晴姐颤抖的呻吟,翘臀因为抹了润滑液的原因,显得油光发亮,油湿极了。
  「嗯……」

  晴姐捉着我的肉棒,将龟头在她菊洞上抹了抹,我的肉棒顿时挺硬非常。
  「唐姐,不要啊……你疯了吗!」刘满贵这时绝望地嘶吼。

  晴姐看也未看刘满贵,娇喝道,「你……你住嘴……」

  「嗯嗯……小空的鸡巴好硬……好烫啊……」

  晴姐呢喃,玉手捉着我的肉棒开始插入,但或许是太滑了的原因,竟然插在了臀缝里。

  晴姐再次捉着插入,在她玉手的推送下,我就见到我肉棒的龟头撑开了晴姐粉嫩的菊门,开始一寸寸向着菊洞中探索而去。

  「哦……好紧……」我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晴姐肛门的紧实度,绝对不是小穴可以比拟的。我只觉得我的肉棒都被箍的生疼。

  这下,我终于相信晴姐的肛门没被其他人享用过了。

  但好在有润滑液的辅助,我的肉棒最终还是插进了晴姐的肛门里。

  「嗯嗯……进来了……」

  「小空……能把第一次给你……晴姐真的很开心……」在我开始抽插前,晴姐流下了眼泪道。也不知她是疼的,还是她太过开心。

  我无法做出回应,在吸了几口气,勉强适应了肛门的紧窄后,我开始缓慢的抽送。

  「嗯嗯……」晴姐小声呻吟起来,但秀眉却是一直紧蹙着。

  由于晴姐菊洞里实在紧的过分,即便有润滑液,抽插起来还是有所不便。
  就这样插了有一百下后,虽然我已经射精了两次,但肉棒实在受不了被肛门紧紧箍着的温热快感,再加上晴姐有意无意的收缩菊肉,顿即下体一阵颤抖,将精液全部都射进了晴姐的肛门里。

  「啊啊啊啊啊……」晴姐仰头呻吟起来。

  第一次肛交,就这样草草结束。

  ……

  当我帮浑身酥软的晴姐洗完澡后,天已经亮了。

  回到卧室,我默不作声开始穿衣服。

  晴姐似乎警觉到了什么,她一直盯着我将衣服全部穿戴整齐,漆黑通灵般的眸子看着我道,「你要回宾馆?」

  「嗯。」我答应一声。

  「还会回来么?」霎时间晴姐眼睛里就涌起了一片荒芜与黑暗,脸色黯然道。
  我知道这句话一语双关,我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实话实说道,「我们,还是分手吧。」

  「你说什么?」晴姐眼中的惊慌一闪而逝,明知故问道。

  我咽了咽喉咙,又重复一遍,「我说我们分手吧。」

  该死,这明明早就想好的结局,打个分手炮就从此陌路,明明认为可以做到绝对绝情的,可没想到如今在说出来时,竟是如此的于心不忍。

  「认真的?」然而晴姐却比我想象中要平静的多,清冷脸颜定定注视我。
  平日里的晴姐,便是如此,不管遇到什么事,她都会用最冷静的一面,以及最妥当的方式去处理。

  虽然之前被我捉奸时,她也曾失了方寸的哭哭啼啼。

  我嗫嚅着嘴角,点头道,「认真的。」

  良久,晴姐亦是点头,「我知道了。」

  旋即,她低下头去,看不清她的表情,她也再没说过一句话。

  「对不起,至少现在的我,还接受不了。」我歉意说完这句,便转身欲走,但想到什么,又回头道,「对了,虽然从今以后,你做什么我都管不着了,但我还是想好心劝你一句,今后,请一定要爱惜自己。」

  说完,我便不再回头,走出卧室,看了一眼地板上,被我和唐姐刚才做爱刺激到浑身抽搐的刘满贵道,「你也好自为之。」

  我将钥匙丢在了茶几上,来到房门前,打开房门,再关上,心里顿时失落落的。

  我呼了一口楼道里清晨的空气,心想或许我就是个变态吧,试问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与别的男人交媾时,我非但没有立即上前阻止,而且还看的很过瘾?
  就仅仅只是为了录像以威胁刘满贵,从而保证自己的安全吗?

  这说出来,可能连我自己都不信。

  但不管怎样,我和晴姐都已经结束了。

  我生命里最为美好的两年,对爱情最为憧憬的两年,已经结束了。

  而晴姐的爱情,却肯定没有结束。

  我长叹一口气,是什么该开始新的生活了。

  ……

  「小空!」

  然而就在我走下楼梯时,身后突然传来这样一声哭腔。

  令人心碎的哭腔。

  我怔了怔,回过头去,就见一道香软的身子扑进了我的怀里,哭的很是伤心。
  真的很伤心,我的胸膛瞬间就被泪水浸湿了。

  我呆立当场,这扑进我怀里的人,当然就是晴姐。

  只是实在没想到,晴姐竟然追了出来……

  可就在刚才,她明明还表现的是那么平静,那么坚强,可当真正要失去时,她再也伪装不住,追出来了?

  此刻的晴姐,已经哭成了泪人。

  「晴姐……」我迟疑道,想要将她从怀里拉出来。

  晴姐却是死死抱住我,一刻也不松开。可是忽然,她抬起那苍白的泪脸,用着希冀的口吻道,「小空,带我走吧……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晴姐再次将泪脸埋进我的胸膛,「啊啊」哭的更加伤心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想赚钱了……求你不要丢下我……」

  我愣住。

  这一幕,我将永生难忘。

  平日里骄傲的晴姐,此时却像一个祈求的小女孩儿,死死拽住我的衣裳,想让我带她一起离去。

  可能,她的身后就是万丈地狱,退一步,就将永远坠落下去。

  她不想坠落下去,想让我带着她,逃离这里。

  然而……

  她的出轨,她的放纵,那些画面的种种,却像一块刺心的伤疤一般,烙印进我心灵的深处,再也修复不得。

  于是我推开她,在她绝望而颤抖地目光里,我看了看她,低声道,「再见了。」
  说完,我毅然决然走下楼梯,只留下她傻傻地站在楼梯的最高处,失魂落魄了一般。

  那一天,我将晴姐丢在了那个幽暗的楼道里,这也将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可恨、最后悔的一件事。

  而我与晴姐,从那以后,一别就是两年。

  整整两年。

              (第一卷完)

  (本章肉戏写的有些简单,因为字数实在太多,不能再在肉戏上详尽描写了。还有就是宁空其实还是爱着唐晴的,本来他所说的惩罚,要更加的符合大众的想法,但或许是他心软了,所以就只是在刘满贵面前,反绿了一波,顺便夺了晴姐屁眼一血。用宁空话说就是,反正晴姐的肛门自己今天不插,以后也总有一天会被别人插,那自己为什么不做第一个呢?

  然后还有最后本卷的结局,不知道会不会有点虐,但如果觉得这样就有点虐的话,那我说声抱歉,因为后面可能会更虐……而且依然会绿……而面对这些可能有的小清新读者,我建议他们看如下结局:也就是唐晴在祈求宁空带她走的时候,宁空感应到了爱的真谛,心一软,就带她走了。然后两人离开了这座大城市,回到了宁空家乡城市发展,从此过起了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全文完……对了,最后说下第二卷,第二卷是关于职场的,写主角宁空渐渐成长成熟的故事,对很正经,但不提倡……)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