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女儿和小老公。
我、女儿和小老公。

【本文以被我插过的女老师为第一人称叙述】

我叫米琳琳。今年三十岁。有个八岁的女儿。因为离婚了,我女儿就跟了我姓,叫米娜。事实上米娜是我领养的。

我算得上是个欲女,不到二十岁就和男朋友发生了关系。流産了两次,又为了后来的两人男朋友各流了一次産,二十三岁结婚,才知道前面多次流産导致了不孕不育。但老公挺爱我,知道我不孕,就领养了一个女儿。后来的日子过得很开心,直到两年前,老公忽然和我离婚。原来他从知道我不孕开始就养了小三,小三给她生了个女儿——就是后来领养给我的米娜。两年前,那小三生了个儿子,老公就和我离婚了。我这时候才知道米娜是他们的孩子。我伤心难过。但养了七年养出感情了,就要求米娜归我带,不要告诉米娜真相。

一年前,我闺蜜的外甥到城里读书,借住到我家的別院里。他叫郑一帆,小时候他住在他的外婆家,在我们村子里上的幼儿园,那时我二十二岁,正好是他的老师。

下面的故事就是关于他的。有点奇妙,有点不可思议。

上、

那天,正好是我来大姨妈的时候。我早早到幼儿园,学生们都还沒有到,我就到厕所换了一片卫生垫。我们幼儿园的厕所虽然分男女,实际上小孩子都混着用。就在我换上一片新的,起身准备提起内裤的时候,小帆忽然跑了进来,掏出小小的鷄鷄想撒尿,看到我,忽然指着我们下面问:“老师,那是什么?”我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但是被一个小屁孩这么问,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再说,也不能教坏小孩呀。我就说:“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谁知他忽然说:“呀,老师的屄怎么出血了?”原来他看到我换下的卫生垫了。我又好气,要好笑。原来你知道“屄”是什么呀。这么小就这么坏,想让我亲口说出“屄”这个字。这时我已经提好裤子,他也撒完了尿尿。我轻轻揪着他的耳朵说:“小屁孩,你懂什么?你知道那是老师的屄,还问老师做什么?那你说屄是做啥的?”
他说:“屄当然是用来尻的。我知道老师长毛毛那里是老师的屄呀,我是问老师裤子里贴的什么呀?怎么出了这么多血?”

“尻”在我们那里就是“插(屄)”、“做爱”的意思。我心里就想,现在的小孩子这么早熟呀。就说:“沒事,女生长大了,有几天屄屄会出血的,不然屄屄会坏掉的。老师内裤里放个棉垫,是不让血流到裤子上被別人看到。”这时忽然兴起,就撸了几下他的小鷄鷄,他的小鷄鷄已经可以撸开,露出龟头了,还硬邦邦的。他咯咯地笑着。我接着说:“小帆,你不要把看到老师这里的事告诉其他同学。也不能告诉你小姨。”她小姨就是我的闺蜜。这种事怎么能让她知道。我不放心,又说:“只有你谁都不告诉,过几天老师的屄不流血了,就让你尻一下。”说完,我的脸竟然发烫了,心也通通跳。

一个星期后,我兑现了我给他说的话,真的让他插入了。那是放学后,我要他留下了打扫卫生。学生们很快走光了,我反锁上教室的门,轻轻对他说:“小帆,你有沒有把那天的事说出去呀?”他说:“沒有呀,老师。我会保守秘密的。”我说:“嗯,小帆真乖。老师今天让你尻下,你敢不敢尻?”他说:“嗯,敢呀。”我又说:“你知道怎么尻吗?”他红着脸笑着,沒有说话。我就说:“来,脱了裤子。”他脱了裤子,娇小的鷄鷄竟然也挺着。我掀开裙子,脱去底裤,坐在凳子上,掰开阴门,对他说:“看到老师这里有个洞洞了吗?那就是老师的屄洞,你把你的鷄鷄插进去就行了。”

他走到我面前,说:“原来屄屄长得这个样子。真好看。”被一个小娃娃夸阴门好看,真的有种別样的感觉。他又说:“老师的屄屄这里好多水,是尿尿吗?”我笑着说:“不是尿尿呀,是想给你尻了,流点水出来,润滑润滑。”然后他就笑嘻嘻地插入了。

我应该是被大鷄巴插惯了,又或者他的小鷄鷄太小了,我的阴道沒怎么有感觉。但被一个小娃娃插入又是一种別样的兴奋。我竟然忽然高潮了。听到他忽然说:“哎哟。好多水出来。刚才老师的屄夹了我的鷄鷄,夹得好疼。”说着他就把小鷄鷄拔了出来。小鷄鷄湿漉漉的。我说:“小帆,老师的屄尻着好玩吗?”他说:“嗯,往里插的时候,好好玩,热热的。不过后来夹了一下,有点疼。”

我笑了笑,说:“小帆,那是你让老师好快乐。答应老师,你不说出去,下次还让你尻。”他答应了。

后来我们又这样进行了一次。那次我沒有高潮。弄了大半个小时,还是沒感觉。毕竟是小娃娃。后来也不想着再来了。他也沒追着要尻我。又过了两个月,他回老家了,直到这次他住在我的別院里之前,我都沒见过他。

这次再相见,他好像不记得我了。他小姨也沒告诉他我就是当年幼儿园教他的老师。

下、

几天之前我忽然发现小帆和米娜之间关系不对。我慢慢套问米娜,才知道,他竟然一年之前就把米娜给尻了,并且这一年来,差不多天天尻——原来这一年来,米娜一放学就去找他的帆哥哥补习作业,是因为被尻出瘾来了,他们见面第一件事就是尻屄,然后才是补习作业。

通过米娜和小帆后来的叙述,我弄清了他们第一次的过程——

多少就是因为的我的关系,小帆早早就学会了自慰。一次半脱着裤子自慰的时候,被米娜无意中看到,米娜好奇,跑过去问,小帆想提起裤子已经来不及,就大胆露给米娜看。米娜也是的,竟然用手套弄着小帆的鷄巴说好大。小帆就告诉米娜,撸下去小鷄会吐水。米娜不信,就一直撸下去,直到小帆射精。弄得米娜满手都是。米娜说那时尿尿,小帆就告诉她,射出的是精液,可以让女生怀孕等等。然后就给米娜上了一堂生理课。

米娜更加好奇,问小帆,自己会不会怀孕。小帆就说,还太小,不会怀孕的,又说了女生的青春期,生理周期什么的。然后米娜又问,尻了不怀孕会怎样,小帆就说,尻屄不单单是为了怀孕,更是快乐的游戏。然后米娜就要试试,然后就被尻了。米娜破了处女膜,流了血出来,小帆为了给米娜止血,用舌头不断舔,竟然给米娜带来快感。那时候小帆还不知道什么是口交,但是歪打正着开启了米娜性高潮的大门。

此后的几天,米娜都是让小帆给她舔,然后帮小帆自慰到射精。有几次小帆让米娜吞下了他的精液,慢慢米娜习惯了精液的味道。八天后,是个星期天,米娜终于经不住小帆的劝说,再次让小帆插入了。这一次小帆把米娜尻出感觉来了,从那天开始,他们就几乎天天尻。那时候我正伤心臭男人和贱女人,沒注意米娜的变化,现在想来,米娜被破处那天,她行动缓慢,自己弄吃的。还开始自己洗内裤。我只道是女儿长大了,知道体谅妈妈了。

米娜一开始告诉我,我五味繁杂,一边想去暴打小帆一顿,一方面又想一定是我当年为了一时性慾诱惑他才让他这么小就敢玩女生的,反正米娜是那个臭男人和那个贱女人的女儿,被插过我的一个人插了,我应该高兴才对。甚至还想,他既然能把米娜尻的上了瘾,一定也能把我尻的很爽,反正被他尻过,不如再让他尻尻试试。

又想到,米娜七岁就被尻了,我是十九岁才破了身,对比我自己,想着小女娃将来可不得了,不知会搞多少男生呢。然后我仔细检查了米娜的阴部。阴道口被插的已经闭合不上了,周围凸着一圈肉。从米娜的阴道口判断小帆这时的鷄巴已经成人大小了。米娜的小阴唇已经变黑发亮,突出到大阴唇外面了。整个阴部隐隐有着精液的气味。

在我偷偷看过小帆和米娜的一次尻屄后,我决定把小帆变成我的床伴。小帆的鷄巴大小和做爱动作已经不亚于成人了。再想到米娜毕竟是小孩子,这么被尻下去,多半也会不孕的。而以我的技术,一定会让小帆欲仙欲死,不再想尻小孩子。我就让米娜去跟他说,我是他幼儿园的那个被他尻过的老师,现在他长大了,可以再接着尻了。米娜忽然说:“不是吧,我不会是帆哥哥的女儿吧。”我咯咯一笑,说:“怎么可能,不过,我想你帆哥哥做我小老公,也算是你爸爸了。”米娜说:“不要,哥哥说过,要做我老公的。”我只好说:“好吧,白天你帆哥哥是你老公,晚上是我老公,总行了吧?”谁知那小丫头竟然说:“好吧,我是帆哥哥的大老婆,你是他小老婆。”说完笑着跑了。

小帆来了,我说:“你不是才想起我是你的老师吧?”他说:“米娜刚才不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主要我不记得老师的姓了。只是想你和我姨一个村子,应该是同姓。”我说:“你怎么不问问你小姨呢?”他说:“想问,但不敢问,怕说漏嘴,说出当年尻过你。”我笑了,说:“真是好孩子。来,我看看你的鷄鷄长多大了。”然后脱下他的裤子,把玩着他那硕大的鷄巴。说:“嗯,竟然长大了这么多。你还记的当时怎么尻的老师么?”他说:“嗯。记得。”我说:“你想不想再尻老师我呢?”他说:“嗯……老师……我尻米娜实在是……”我说:“沒事,老师不怪你。米娜还说她是你大老婆,我说小老婆。可是按被你尻的顺序,你尻我时,米娜还沒出生呢。”米娜嘟着嘴,说:“那时候不算。帆哥哥那时候有沒内射你。”

我竟无言以对。就说:“好吧。现在你帆哥哥要尻我这个小老婆了。你这个大老婆要不要指点指点?”米娜做个鬼脸,说:“我能指点什么?我要学习妈妈的技巧呢。”我笑了,不在理米娜,和小帆模仿当年的情形,尻了起来。

大鷄巴就是不一样,我的浴火很快点燃。我开始叫床,要他使劲。要他揉我的乳房。我的一次高潮很快到来,他还沒有射,我要他继续使劲,他抽插的更勐了,下面啪啪直响。溅出的淫液都飞到米娜的脸上。米娜急忙说道:“呀,妈妈你流这么多水,都溅我脸上了。”我的心里更加爽快,喘着气说:“小帆……老师……老师我……我又要……夹你的……鷄巴了……你不要……说……说疼呀……”他说:“老师……我长大了……鷄巴不会……被夹疼了……只会……爽……啊……紧了……要射了……啊……好爽……”

在我的第二次高潮,他也射了。我瘫倒在床上。他拔出鷄巴,躺在我身边。米娜看着我的阴部,说:“妈妈,你的屄有点黑乎乎的。”我喘着气,说:“你小丫头,你的屄也给你帆哥哥尻黑了。等你像我这么大,会比我现在还黑。”米娜竟然又说:“我像你这么大时,你的会更更黑呀。”这小丫头,沒治了。我就放弃了不让小帆尻她的想法。还指点他们怎么尻会更爽。我自慰着看他们尻,还教会米娜自慰。我们还变换不同的方式玩3P。

现在,我们三个还同床共眠。